新闻是有分量的

深观察|“婚姻法24条”之争,立法如何与民意更

2017-12-29 03:01栏目:商业
TAG:

梳理媒体报道,因“24条”造成一方“被负债”的情况并不少见。如投拍过多部影视剧的小马奔腾公司原董事长遗孀金燕,因先夫与原告的一纸对赌协议,被小马奔腾股东之一建银文化告上法庭。今年9月,金燕一审被判决负债2亿元,这也成为“24条”有史以来额度最大的案件。

在“24条”之争中,反对方理由充足:这会让婚前配偶一方在外面肆意借款,把不知情的另一方“拖下水”,而“被负债”一方往往是女性,这条规定直接造成本就较为弱势女性在感情上失败了,还要背负一身债务,是故“24条公益群”成员大多也是女性。支持者也不无道理:该法的立法本意是为了防止通过假离婚逃避债务,并设想如果以一方名义举债,然后将财产转移给另一方会被认定为个人债务,债权人的合法权益何从维护?

从某种角度讲,法律是平衡各种利益的工具,在实践中有所取舍在所难免。但法律理应维护公序良俗,符合普通民众对公平正义的朴素认知。“24条”的立法初衷无可厚非,当时假离婚逃避真债务的情形广泛存在,为保护善意债权,故有了此条。但随着时代发展,财产转移方式早己超越“24条”认定的夫妻恶意串通转移财产逃债,法律双刃剑另一面的残酷性越来越凸显,甚至失控。司法实践中,“夫妻关系成了筐,什么债务都往里装”,无辜“被负债”的人愈来愈多。

破解之道不外乎,对“24条”改革还是改良,改革意味着废除,改良意味着完善。寻根究底,这个法条本质上是效率与公平的冲突所致。众所周知,在金融借款中,银行方都需要夫妻双方签名,而在民间借贷中,为提高效率、尊重交易习惯,债权人往往只要求夫妻一方签字确认。但其结果是得不偿失的,从应当尽到必要注意义务的难度和操作性上看,对债权人的要求应高于对配偶的要求。从这个层面讲,废除未尝不可,明确以一方名义举债,原则上不再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。

法律是治国之重器,良法是善治之前提。全国人大法工委于今年6月召开座谈会,与最高人民法院有关部门进行沟通研究,推动解决有关问题。“婚姻法24条”之争无论最后结果如何,通过立法与民意互动,推进良法更好善治,乃是依法治国的题中应有之义。

(原标题:)